我已经使用了 1 周的 Dvorak 布局,但是体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妙。不可否认的是,Dvorak 的确是一种很高效的键盘布局,令我感到不适应的不是键盘布局本身,而是因为使用了不同的键盘布局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。

使用环境

先介绍一下我的使用环境。我在 GNOME 桌面下使用,系统 OS 是 Solus,同时尝试了配合 fcitx 以及 ibus,使用了大约一周的时间。我并没有物理改键,也没有尝试其他 Dvorak 变种,所以这篇文章并不是什么严谨的论证,只是我在这一周的使用时间内的大致感受。如果大家对 Dvorak 感兴趣的话,建议还是自己亲自试一试。

优点及改善

按惯例,开篇先聊一下 Dvorak 好处都有啥。

众所周知,传统的 QWERTY 布局是为打字机设计的,其初衷并不是为了提高输入速度,而是为了减少打字机的机械故障。这一点在现在的键盘上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,所以有很多人开始思考如何设计一个能提高打字效率的键盘布局,Dvorak 就是这其中的产物。

专业的热力图以及其他 Dvorak 和 QWERTY 的对比数据大家上网就可以搜到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我是一名留学生,自认为需要英文输入的环境要多于中文输入,所以提高英文输入效率这一点对我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,这也是我选择 Dvorak 的主要原因。

实际一周的使用下来,除去熟悉新布局的那段时间,英文输入的体验的确是上了一个台阶。相比于 QWERTY,Dvorak 将元音都放在了左手中间行,替换了原本 asdfg 的位置,而常用的辅音都放在了右手边,其他位置填充了不常用的那些辅音以及标点符号。在这样的设计下,一半的单词只需要动用一两根手指就可以打出来。

对我来说,Dvorak 布局最显著的提升就是在英文写作这方面。相比于 QWERTY 布局,打字的时候手指移动的距离缩短了,在熟悉了键盘布局之后打字的效率会有一定提高。移动距离的缩短也有助于缓解手指疲劳,有利于长时间的写作。新布局对于写代码的提升则不是很大。对我来说,编程时最耗费时间的部分不是敲代码,而是想代码,所以更换 Dvorak 布局节省的那一点时间对于整个编程过程来说不值一提——毕竟代码不是论文。可能 Dvorak for Programmer 布局会对编程帮助更大,但是我没有尝试过。

遗憾与不足

说完了好处,接下来就是不足。

首先一点就是通用性。虽然 Dvorak 已经是世界使用人数第二多的布局了,但是还是连 QWERTY 的零头都赶不上,用户量的差距注定了绝大多数应用不会优先适配 Dvorak,这一点就体现在应用的键位设置上。例如最基础的复制/粘贴,C+c/C+v 是惯用的键位,但是在 Dvorak 上这两个键分别在右手区和左手区。如果说这点区别还可以接受的话,对 vim 键位的改动就是我无法忍受的了。所有 vim 键位都被更改,这意味着我需要重新绑定键位才能找回以前熟悉的感觉。对于提供了修改功能的应用来说还好,但对于无法修改键位的应用来说使用起来就有一种撕裂感。

第二点是中文输入。Dvorak 是单纯针对英文输入设计的,如果说英文 Dvorak 键位还有输入法适配的话,中文 Dvorak 市面上就很少见了。虽然说可以通过自定义 Rime 方案解决,但是当有需求使用其他人的设备,或别人使用你的设备时就会觉得很不顺手。

我的感受

就我的使用体验来看,如果你满足以下几种情景可以考虑更换 Dvorak 试试:

  1. 纯英文输入环境,或只是偶尔需要中文输入

  2. 短时间大量适应英文输入,例如写作

  3. 没有使用他人设备或让他人使用自己设备的需求

  4. 愿意花费时间适应新布局

  5. 设备以及应用支持

Dvorak 是一种相对激进的布局方式,它对传统 QWERTY 的改动很大,所以迁移适应的成本也较大。不可否认,Dvorak 的确做到了更舒适的英文输入体验,也的确是一款很好用的布局方式,但是稀少的用户决定了它无法成为主流。也许在写作、编程上 Dvorak 能够占据优势,但是人的生活不可能只有这两项内容。

在切换为 Dvorak 的这段时间里,我花费精力最多的不是熟悉新布局,而是不断地调整快捷键、输入法以及各种应用设置。对我来说,这样的折腾是值得的,但是对于没有迫切需要的人来说,这样的投入和换来的回报不成正比。

总结一下,我使用到现在的体验还是不错的,虽然还没有达到使用 QWERTY 布局时的速度,但输入体验好了不少,我认为在这上面花费的时间是值得的。